浮休_想死在二条后的唐衣下

我还是很恨你。

没错 又是我

上一话链接

http://bingwubieshideg.lofter.com/post/1e2dea76_1180d011

或者戳我头像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粉我

标题就不翻译了

最近很忙
学院里面的的配音大赛
小四项
普通话考试
英语四级
计算机三级
先出去云游一段时间

立个flag

要是热度过30就继续翻译下去

要不然

我们就有缘再见

圈小不怕

理直气壮地,一脸正气地拖更

忘了说了
黄莺调4是我自己删除的
感觉写的不好
反正就是各种不满意
等这个星期修改一下再发出来

突然剧透
山路的结局是抑郁而终
浮海的结局是剃发出家
清竹的结局是被挖去舌头被琴弦捆着扔到水里挣扎着死去
#嗯,原创就这么来好了。

黄莺调【3】

虽说再过五日才是姑母的生辰,但是五条院上上下下却都开始忙碌了起来,我身虽有不适但却在此时无法找人倾诉。一是怕扫了姑母的兴致,二是怕着姑母过分的关心引得他人的嫉妒。

即使再是痛苦的事情都要放在心中,就算是山路,那也始终是外人,不知什么时候会于我二心。

万事皆苦,众生皆悲。

 

“赶紧将贺礼转到里面去,人越来越多了。”浮海催促着各位来献礼的家仆,指挥着他们的行动。有时候我真是羡慕着她,约十八的年华就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前些日子还和陆奥的国守定了婚,虽说是不是正妻,但是至此之后的吃穿用度皆不用愁,可以从此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要是我能和她一样的话该有多好。

“姬君在西厢不动即可,本来这宴会也只是给那些人一个见面的机会罢了。”姑母在此之前特意叮嘱我“若是有事我会亲自来找你。”

“啊,好。”这点我倒是不拒绝的,西厢外的一切喧哗都与我无关,在厢房中自己一人看着《万叶集》才是我所高兴的事情,这倒也悠闲自在。

 

“来人啊,源大人的猫儿跑了。来人把它抓住啊。”

……能够把猫儿带到宴会上来,也真是奇怪。我刚刚这么想着,那娇小的畜生就从前院跑到了西厢,爬到了庭院中新栽的梅枝上。这里应该不会有家仆来搜查吧。

“真是的。”虽然我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掀开了帘子左右看了看在确定周围并没有不相识的人之后来到了庭院中。“乖猫儿,来我这。”我踮起了脚尖,拼命向梅枝高处伸出手来,但却完全不能碰到那只猫。

“喵。”它终于开始开始往下爬“对对对,乖孩子,来我这里。”还差一点,我就够到它了。

谁知那猫儿还没有等我碰到它,下树之后又快速的往我身后跑去。

“好好好,乖。”身后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是国经还是远经哥哥呢,听说基经哥哥因为政事繁忙并不会来。那么身后的那位大人到底是谁呢。

“这位是谁家的公主啊?”还不等我发问,身后的人先问起我来,真是令人难堪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真是失礼,请求大人的原谅。但我确实不能告诉大人我的名姓,成年女子都不可告诉陌生男子,更何况我这尚未执行裳着之人。大人只需认为我是住在五条的女官即可。”如果此时转身过去的话,就一定会被见到脸,可惜出来匆忙,并没有带着前些日子姑母赏我的桧扇,这可怎么办。腹部突然感觉到了疼痛,赶紧结束这场对话吧。

“那可真是遗憾,若执行裳着之礼时,请务必叫我来府上拜访,能窥见女官大人的样貌那定是无上的幸福。那么……”

“姬君,你原来在这里啊,让我好找。”说话的是姑母“本想着让你去见见那一位来着,却找不到你人,原来你在这里。”她将我搂在怀里,宽大的袖子遮住了我的脸,她偷偷地将我的桧扇递给我。

“……这不是在原业平大人吗?您母亲今日可来?”看着我将桧扇打开遮住自己的脸后,她将目光移到面前的男子身上。

“谢皇太后的关心,母亲的身体相比前些日子好了许多,今日虽不曾来,但还是托臣送来了贺礼,望您能长命百岁。”

“借你吉言,这份贺礼我先收下了。帝正在正堂等着我们,那可是位拖不起的人,那么,先失礼了。”说罢,姑母便带着我向着正堂走去。“源融大人似乎很着急的样子,还是赶快把猫儿还给他好些。”

“臣了解。”

 

“刚刚的那位是从五位下的藏人在原业平大人。你有看到他的正脸吗?”姑母替我稍稍整理了衣裳。

“这倒没有,他也似乎没有看到我的正脸。”

“这就好,姬君做的很好。被外族男子看到正脸这可是大事。接下来这位,就不用举着扇子了,是今上帝呢。要算起辈分这还是你的姐夫。”

“……好。”今上帝也来了吗,姑母的生诞……还真是不容小觑呢。

 

“久等了。”姑母带着我走进正堂的御帘内。

在大案旁正坐的就是今上帝*,身边的则是良房叔父唯一的女儿,明子堂姐。

对于这位堂姐的印象我是很模糊的,只听说良房叔父膝下只有这一位女儿,当做掌上明珠。待她长大一些之后便送入东宫,做了那时还是东宫太子的今上帝的东宫妃,四年之前生下了如今的东宫。因只有这一位女儿,父亲就将基经哥哥过继给良房叔父,当做亲儿抚养。

“这位,就是长良家的中之君*吗?百闻不如一见啊。以前朕就在宫里面想着什么时候能够见见明子的妹妹呢,今儿心愿终于满足了。”今上帝向着我招手,示意我到他身边坐着。

“谢陛下厚爱,只是如今我尚未成年,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如果做出什么逾越礼数的事情,这定会引起陛下的不快。况且陛下身边也有明子姐姐的陪伴,如果我再坐在陛下身边的话,日后传出去,陛下身边坐着个出身不明的女童,实在有失皇家威严。”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过去的好,要是突然在帝身边身体不适起来,那这可就麻烦了。

“明子你看看你这妹妹,这么小年纪就能说会道的,长大了那岂不是更了不得。”今上帝的脸上出现了笑意,转头看向顺子姑母“这人啊我是越看越喜欢……母亲,朕有一事相求不知可以?”

“做母亲的哪有拒绝儿子的道理?陛下请讲。”

“前些日子送上来的贡品中有几卷不错的红绢,本想着借着母亲生诞的时候送上。谁知今日遇见了这样一位冰雪聪明的中之君,就想着赏赐给她了。*不知母亲可同意?”说罢,便命人将那些物什呈了上来。

“姬君,还不谢过?”

“谢过陛下。”我让山路来先收下了这些红绢。……要是能赏赐些御书所的书该有多好,听说最近来了一本《山海经》,只有唯一一本,真想着去看看啊。

 

“臣源融*来迟,罪该万死。”御帘外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

“何事拖住了您的脚步啊?”今上帝的眼中满是不屑,“是三条的那位还是典侍大人呀?”

“陛下说笑了,微臣哪敢在这种时候造次?是因为微臣从自家宅子中带来的猫儿跑了,找寻了好一会儿,在在原藏人的帮助下才找到的。”

“自家的畜生可要看好了才是,要是吓到后头的女官们,那就得不偿失了。”今上帝似乎很讨厌他的样子,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满陛下说,我手中的猫儿正是坐在陛下身边的女童所寻得。”

“真的吗?中之君?”今上帝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是的。不过我只是将猫儿引下树,真正将其抓获的是源大人口中的那位。”我并不敢回应今上帝的眼神,便用桧扇遮住了脸。

“……原来如此。”

“源融再次谢过,改日定亲自登上长良的府上重谢。”

“源融大人何出此言?姬君从未自报家门,又何来如此一说?”坐在一旁的姑母向其发问,那语调是我从未听过的寒冷。

“姬君身上的香气留在了猫儿身上,这香一嗅便知是闲院大臣*的嫡流。”

“那么,在此先谢过了。祖父的香道,我还没有完全悟透,让大人见笑了。”我对这位大人的语气腔调很是讨厌,以后还是少接触的好。

 

姑母的生诞确实很热闹,各位公卿大臣都献上了贺礼。但是美中不足的还是良房叔父,基经哥哥和父亲母亲没有能够来,我很想他们。这么想着腹部的疼痛似乎又增加了不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家的宅子呢?

 

*文德天皇

*中之君:对大户人家二女儿的称呼。

*《伊势物语》记载藤原高子穿圣德太子三禁色之一红色。禁色只能是三位以上的人员,或者经过特别许可的人才可以穿。虽说从书中可以推断是清和天皇的许可亦或者说是藤原高子内定为妃从而得到许可,但我觉得物语本来就是亦真亦幻的东西,所以在此做了改编。

*源融=嵯峨天皇第十二子,降为臣籍。风流好色,生活奢侈。在藤原高子的儿子阳成天皇退位之后,以“嵯峨天皇的血脉”为理由想即位,但被藤原基经以“臣籍不可”的理由回绝。

*闲院大臣=藤原冬嗣,藤原高子的祖父,有名的调香师,政治家,为藤原北家的发展奠定基础。


应天之门第一卷、第二话【少将在原业平、于门上见小鬼之事】本乡和人解说部分

*绝望脸好了我承认我是lofter上最垃圾的翻译。

*给料学生我把他翻译成俸禄学生,我有罪。

*总而言之新手上路。


大家好。我是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的历史研究员本乡和人。虽然被赋予了检修这样崇高的名称,实际情况却是对灰原老师的漫画“啊咧”心中有疑问的时候,被当做调查的负责人而已。我喜欢漫画,所以也喜欢着灰原老师的作品。所以我对此感到很光荣。

从今往后请多多指教。

那么,就道真等人所穿的衣服先发一言吧。那个时候是派遣遣唐使,将唐王朝的文物频繁的运进来的时代。日本人,从以前开始就喜欢进口的商标呢。唐朝的东西被称为唐物(karamono),在此之后一直(大约到战国时代为止),成为了进口物的代名词,人人都十分喜欢。所以道真等人大陆风的穿着,就是由此而来。请仔细想想《源氏物语绘卷》中的世界成立的前阶段吧。

以及,道真的“文章生”是什么?像这样的问题心中有着许多的不解吧。这个时代,关于规定贵族所要学习的学问,我想着详细的部分再找其他的机会再做介绍吧,站在这个顶端的是纪传道(kidendou)。纪传道是教授中国的历史和汉文的学科,教员是两名文章博士。学生是文章生20名,拟文章生20名(文章生的预备生),是这样的构成。

多数的贵族子弟会接受考试(大学寮的寮试),合格的就可以称为拟文章生。等到学识积攒到一定程度,拟文章生又要接受考试(式部省的省试),合格的人就可以成为文章生。到这个时候,成绩优秀的人就会被称为“俸禄学生”,会得到俸禄。以及特别优秀的两名学生会成为文章得业生,也得到了接受秀才试(方策试·对策等)的资格。这是制定方略策(国家战略)的考试,回答出优秀的答案的人就会就此担任官职,走上荣华的道路。


我觉得我还是要干点正事
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
追这部漫画的人
要不翻译一下本乡和人的解说?

恨是一辈子的事,就算死,也要把对方的名字刻满全身,告诉自己不能忘,有任何一个可以许愿的机会都不能放过你。